您好!欢迎访问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暨全国汽车市场研究会官网
今天是:     天气预报:
【观点】完善汽车投资项目管理的关键在落到实处
发布时间:2017年06月23日    浏览量:540次    下载

      为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发布政府核准的投资项目目录(2016年本)的通知》(国发〔2016〕72号)有关要求,完善汽车投资项目管理,促进汽车产业健康有序发展,国家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部于2017年6月4日发布《关于完善汽车投资项目管理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

      《意见》从推动汽车产业结构调整、完善汽车投资项目管理、加强汽车产能监测预警、规范汽车产业监督管理4个方面加强汽车投资项目的管理。对优化传统燃油汽车产能布局、促进新能源汽车健康有序发展、严格控制新增传统燃油汽车产能、明确跨细分类等投资项目核准条件、规范新能源汽车企业投资项目条件、建立汽车产能信息报送制度、加强汽车产能发布和预警、健全行业退出机制等内容均一一作了具体的规定。

      《意见》的发布,使人感到政府主管部门这次是要下决心解决我国汽车企业数量过多和产能过剩的问题。虽然没有这次详尽,类似的规定毕竟过去也是提出过的,为什么成效不明显呢?关键还是在管理是否能真的落到了实处。

一、关于汽车企业的产能情况

      关于我国汽车产能是否过剩,是一个持续争论了多年而始终没有定论的问题。除了对市场经济条件下产能应由企业自行判断及产能适度过剩是市场经济的特点之一等理论问题外,对现有产能状况没有及时、完整的统计数据也是一个原因。

      由于没有全行业准确的产能数据,争论也只能是不着边际的“口水战”,始终解决不了实际问题。于是,汽车企业数量照样大量增加,汽车产能依然急剧扩张。

      发改委和工信部显然意识到这个问题的重要性,《意见》首次提出建立汽车产能信息报送制度。

      要求汽车整车、发动机、车用动力电池生产企业应将上年度相关产品产量、建成产能、在建产能和规划产能等情况,于每年1月底前上报省级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主管部门并抄报国家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部。省级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主管部门应及时掌握本地区汽车整车、发动机、车用动力电池产能变化情况,于每年3月底前将本地区上年度产量和产能汇总情况上报国家发展改革委、工业和信息化部。

      国家发展改革委组织行业协会和相关机构建立年度汽车产能核查和信息发布工作机制,及时发布汽车产能变动信息,加强产能预警,引导企业和社会资本合理投资。

      这一规定能否落实,在于企业是否如实报送产能数据。以往曾经多次看到,有的企业在宣传企业实力时是一个产能,在说到产能利用率时又是另一个产能。也有的上市汽车企业,年度报告中两年的产能是同一个数字,但2016年标注的是“单班”,而2017年却标注成“双班”。数字没变,产能缩小一半,产能利用率提高一倍。

      看来,如何进行年度汽车产能核查,是汽车产能信息报送制度是否有效的关键。

二、政府主管部门应重视实质性管理

      原则上不再核准新建传统燃油汽车生产企业,2016年10月8日举行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就已提出,国务院2016年12月20日发布的《政府核准的投资项目目录(2016年本)》也作了规定。

      但是近期发布的《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第294批)、(第295批)、(第296批)还是新增加了7家传统燃油汽车生产企业,从形式上看是分别由原来的低速车、改装车企业升级而来的。但是仔细一看就会发现,改装车企业浙江万丰汽车制造有限公司、低速车企业江西英田汽车制造有限公司2家企业“升级”后,不仅企业名称变为湖南猎豹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南通皋开汽车制造有限公司,生产地址也分别从浙江新昌、江西宜春迁到了数千里之外的湖南长沙、江苏如皋。

      明眼人一看便知,这哪里是什么原有企业的升级,分明就是新建了2家传统燃油汽车生产企业。所不同的是,新建企业花钱去买一个“壳”,而“僵尸企业”则将生产资质这个“壳”卖了个好价钱。类似的情况在此前的兼并重组中早已存在。

      鼓励企业间兼并重组和改装车、低速车企业升级成整车企业规定的本意是好的,可以为低效或无效的产能寻找出路,但在实际执行过程中,部分已异化为买卖生产资质的“显规则”。

      《意见》将原则上不再核准新建传统燃油汽车企业投资项目细分为3种情况:一是新建独立法人传统燃油汽车整车企业投资项目;二是现有汽车整车企业跨乘用车、商用车类别投资项目;三是已停产半停产、连年亏损、资不抵债,靠政府补贴和银行续贷存在的现有汽车整车企业跨省、自治区、直辖市迁址新建投资项目。

      《意见》已经将各种情况都写清楚了,如果还是继续用以往那种重形式、不重实质的方式进行管理,《意见》有关“原则上不再核准新建独立法人传统燃油汽车整车企业投资项目”的规定依然难以落实。

      总之,《意见》所提出的措施比以往任何一个有关投资管理的文件都具体,关键还是在于能否落到实处。